来自 时代万恒股吧 2022-05-12 21:22 的文章

沃得农机:实控人挪用28亿搞地产,上市前突击分

股民,给我打钱,60亿!沃得农机:实控人挪用28亿搞地产,上市前突击分红30亿填坑

来源:市值风云 

分红以后沃得农机彻底没钱了,开始上市向股民圈钱,股民上辈子是造了多大孽啊?

前不久,风云君曾在《钾肥真的短缺吗?寡头的世纪之战和中国的粮食安全大棋 | 风云主题》中阐述了全球钾肥的竞争现状,并表达了“中国钾肥公司做大做强,有利于增强粮食产业自主性”的观点。

还没阅读过原文的老铁,欢迎扫码下载市值风云APP,一睹为快。

风云君今天要介绍的这家公司,也与粮食生产相关,主营农业机械设备的生产和销售,与一拖股份(601038.SH)、星光农机(603789.SH)、ST新研(维权)(300159.SZ)(被市值风云确证财务造假)等上市公司算是同行,名叫沃得农机(A20678)。

挪用28亿搞地产,突击分红30亿填坑,再上市募资60亿?

为不耽误各位老板们发财,风云君就直奔主题,先讲沃得农机最有意思的事。

1 先挪用28亿搞房地产,再突击分红30亿填坑

IPO企业上市前突击分红,对于常年在百乐门代客泊车的风云君来说,算不上啥新鲜事,早见怪不怪,懒得说了。

不过,像沃得农机这样突击分红的,还真不多见。

沃得农机成立于2003年,实控人为王伟耀、张阿美夫妇。除了沃得农机,王老板夫妇还控制了多家企业,涉及锻压机床、汽车零部件、房地产、酒店服务、工程机械等多个行业。

根据招股说明书披露,2018年之前,沃得农机均未分红,却突然在2018年分红26亿,2020年再度分红4亿。

这还没上市就突击分红了30个亿,风云君不禁好奇这钱用来干嘛了呢?

不看不知道,沃得农机分红的理由十分劲爆。

2018年的这26亿分红中,王老板控制的企业合计获得税后分红25.06亿。而其中的大部分,都用来向沃得农机偿还资金占用款了。

早在2009年,沃得农机就开始向关联方借出大笔资金,到2018年初累计高达近28亿!

关联方拿着这么多钱都用来干啥了呢?

经统计,沃得农机借出的28亿资金,大部分由关联方沃得房地产、梅尼旅业拿去买地建房了。而这两家公司,都是王老板控制的企业。

换句话说,王老板先后从沃得农机这里拿走了近28亿,用来发展房地产,最终通过分红填上了这个大窟窿。

再仔细一看,又吓一跳,这么做的结果就更“劲爆”了:2018年末,分完这26亿之后,沃得农机的未分配利润直接跌为-2.91亿元。

但沃得农机似乎不得不这样做,因为如果不填平这个资金占用的大坑,恐怕连申报上市的资格都没有!

然而,沃得农机竟还腆着银盆大脸、大言不惭地将资金拆借美其名曰“回报股东”,看得风云君也是无话可说,佩服得五体投地。

2 分红后没钱了,欲募资60亿,其中23亿用来补流

更有意思的是,沃得农机拿出28亿给王老板搞房地产后,到了自身发展的时候却没钱了,于是想到了上市募资。

此次IPO沃得农机拟募资60亿,其中23.38亿用来补充流动资金,剩余资金主要用来农业机械装备的改扩建等。

说到这里,风云君简单梳理一下王老板的心路历程:

2009年至2018年期间,王老板先后从沃得农机拿出28亿现金,用于搞房地产等;

 

而如今,王老板又想起了农业机械这块业务,想要上市募资扩产;

 

奈何关联方资金占用的窟窿太大,王老板想了许久之后,终于想到了分红这个方法。

至于王老板为啥又想起搞农业机械?恐怕是因为房地产业务如今不香了,反倒是农机业务的业绩还不错。

如果能把沃得农机做上市,有了大笔募资,不就相当于用上市募集资金间接搞房地产了嘛?!

沃得农机:实控人挪用28亿搞地产,上市前突击分红30亿填坑

先借出28亿现金给老板搞地产,老板还不上钱/不想还,就想到用分红解决老板资金占用问题,分红以后沃得农机又没钱了,那就上市向股民圈钱呗……

股民是上辈子造了多大孽啊?

3 王老板与泰禾集团身陷28亿债务纠纷

另外,王老板还因房地产业务,还与泰禾集团的子公司打起了官司。

早在2017年9月,王老板控制的四家公司沃得国际、沃得重工、沃得工程机械、沃得起重机,将沃得宝华100%股权作价38.03亿转让给了泰禾锦城,王老板还出具了连带责任担保。沃得宝华主营房地产开发。

然而,不到两年,2019年1月,泰禾锦城却起诉王老板及四家公司,称由于沃得宝华未满足各种条件,泰禾锦城无法对其进行建设开发。

泰禾锦城要求卖方返还已支付的25亿价款,并承担违约金合计达28.66亿。不过一审判决驳回了泰禾锦城的全部诉讼请求。

泰禾锦城不服判决结果,继续提起诉讼,目前该案件还在审理中。

若泰禾锦城胜诉,王老板也将连带承担近30亿的债务。

行业景气带来业绩增长,收割机国内市占率第一

1 粮食涨价、政策鼓励带来业绩增长

说完这些让人羡慕嫉妒恨的生意经,咱们来看看沃得农机经营得如何。

沃得农机的经营业绩大致可分为两个阶段:

2017-2019年,沃得农机的营收陷入增长停滞,规模在45亿上下;

 

2020年,沃得农机似乎突破了营收增长的瓶颈,当年实现营收69.77亿,同比增长50.82%。2021年,营收继续增长至99.41亿,是2019年的二倍还多。

同样,沃得农机的归母净利润也大致分为这两个阶段:

2017-2019年,净利润规模停留在8亿上下;

 

2020年以来,业绩迅速上升。2021年,沃得农机实现净利润14.5亿,相比2019年同样实现了业绩翻倍。

而沃得农机的业绩增长,一方面与粮食价格的上涨有关:2020年以来,三大主粮(水稻、小麦、玉米)的价格同步上涨,种粮意愿增强。

另一方面,“十四五规划”首次将粮食综合生产能力,作为安全保障类约束性指标,粮食安全上升至国家战略。

在价格、政策两大因素的带动下,粮食种植面积和产量也随之提高,进而拉动了农机产品的市场需求。

2 联合收割机量价齐增,连续三年国内第一

具体按产品来看,沃得农机的产品主要包括联合收割机和拖拉机两大类。其中,联合收割机贡献了近七成营收,是沃得农机的核心产品。

沃得农机的联合收割机以履带式收割机为主,2018-2020年期间的国内市占率分别为48.86%、56.22%、66.27%,连续三年排名行业第一。

受益于大环境,2020年联合收割机销售量为48,222台,同比增长41.65%,平均售价也有所上升。

2021年上半年,联合收割机无论是销量还是单价,继续保持增长。

核心产品量价齐增,是公司2020年以来,业绩大增的主要原因。

3 拖拉机业务降价抢市场

2020年,沃得农机的拖拉机产品以4.9%的市占率排名第五,同行业的一拖股份(601038.SH)常年排名第一。

2020年,沃得农机的拖拉机营收为12.66亿,同比增长81.13%。当年,拖拉机的销量为21,648台,是去年的二倍,销售单价为5.85万/台,同比下滑14.94%。

而公司选择拖拉机降价的原因之一,是国家下调了拖拉机的单机补贴限额。

2021年至2023年,沃得农机的拖拉机产品的单机补贴限额,与之前相比有所下降。

补贴限额下调,用户的购机成本随之提高,沃得农机选择降价,来留住这部分可能流失的客户。

整体来看,沃得农机的联合收割机的毛利率呈上升趋势,2020年的毛利率为34.3%,综合毛利率为31.45%。拖拉机产品毛利率较低,在13%左右。

2021年上半年,联合收割机毛利率下滑,主要是由于钢材等大宗原材料价格上涨,拉高了单位成本;拖拉机则因单位成本有所降低,毛利率变化较小。

存货占流动资产的一半,跌价率远低于同行

总体来看,农业机械行业较为分散,竞争者众多。

2017年以来,行业集中度逐渐上升,2019年国内工业规模以上的农机企业下降至1,892家。

沃得农机作为农用机械产品的制造商,上游主要为钢铁行业,下游主要向经销商提供农机装备、配件和服务;销售模式以非买断式经销为主,即经销商完成销售后,公司再确认收入。

需要注意的是,2021年上半年,沃得农机的存货激增至38.31亿,占流动资产的一半还多。

具体来看,2021年上半年,沃得农机存货激增主要是“发出商品”增至14.47亿,是去年的二倍。

发出商品主要是沃得农机在经销商处储备的货源。2021年上半年,沃得农机主要针对收割机和拖拉机,在经销商处进行了备货。

同期,沃得农机还有33.54亿应付账款和1.88亿合同负债,这么看来,存货并没有占用太多资金。

不过,存货减值的风险依然存在。

沃得农机的存货跌价准备计提比例,却在同行业中垫底,不到2%。

有意思的是,沃得农机却称,自己和同行业根本就没啥可比性。

沃得农机一方面称,星光农机与新研股份业绩持续下滑,拉高了存货跌价率的平均值;另一方面,又强调自身的产品结构与一拖股份不同,不适用其存货跌价率。

说到这里,风云君不禁想问,沃得农机既然作了同行业对比的分析,而可比对象又因各种原因“不可比”,您这样的分析还有意义吗?

截至目前,沃得农机已经提交注册,处于中止更新数据状态。

距离登陆创业板只差临门一脚的沃得农机,能成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