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时代万恒股吧 2022-05-12 06:15 的文章

壹快评︱如何从根本上消除“入户消毒焦虑”

阳性患者离开居所后,一般都至少会被隔离十余天。十余天后,空气中残留病毒的概率为零,即便有极少量残存在物体表面,按照国家现有技术规范,入户消毒也完全可以避免简单化、一刀切的做法。

日前,一段某省防疫人员“入户消毒”的视频在网上流传,消毒过程被质疑随意粗暴,引发大众的反感担忧。

上海市环境整治消杀工作专班曾于4月26日发布信息称,终末消毒是指传染源离开疫点或终止传染状态后,对疫点进行的一次彻底消毒,目的是完全消灭病人所播散的、遗留在居室和各种物体上的存活的病原体,使疫点无害化。由于阳性感染者居所环境中可能有病毒的存活,冰箱冷藏室、冷冻室、衣帽间、洗手间等病毒存活的时间往往较长,如不进行有效的终末消毒,将有可能导致进入居所的人员感染并造成病毒传播扩散。

消毒一般分为预防性消毒和终末消毒,阳性患者家庭消毒属于后者,要求更严,标准更高,但也有章可循,有理可依,不需层层加码,过度执行。

患者离家被隔离后,室内病毒会在哪里存活?能够存活多久?其实已经有大量的研究结果。国家卫健委疾控局一级巡视员贺青华曾在1月22日的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现有研究表明,新冠病毒感染者排出的病毒可以污染物品表面,病毒在物品表面不会增殖,在常温条件下病毒短时间内会降解失去感染活性,并且在不同的物品表面病毒存活的时间也有差异,在纸巾和印刷品等材料上存活的时间短,一般不超过24小时。新冠病毒在物品上的存活时间还受到环境因素和病毒浓度等因素的影响,低温、潮湿、密闭和病毒浓度高的条件可能会延长病毒在物体表面存活的时间。

香港大学李嘉诚医学院生物化学系教授、病毒学专家金冬雁告诉第一财经,即便那些证实“奥密克戎变异株拥有强环境稳定性”的研究,大都是在实验室环境中操作,根据分析病毒转移到培养细胞中的存活和生长情况而得出的,在自然环境中,受紫外线、温度湿度等因素影响,病毒存活的概率相对较低。

同时,“病毒能够存活与人能否通过接触受污染的表面而被病毒感染不是一回事。”金冬雁表示,后者还受到如人接触后手部是否马上触摸口鼻、病毒量是否足够、留在表面的病毒不会气溶胶化而发生传染等因素影响。

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吴尊友在3月22日的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也表示,在过去两年多的新冠防控中发现,新冠病毒可能通过“物传人”的方式进行传播,但这不是疫情的主要传播方式。通过洗手可以简单有效地切断这一途径。保持手的清洁卫生可以有效降低新冠病毒感染的风险。

壹快评︱如何从根本上消除“入户消毒焦虑”

阳性患者离开居所后,一般都至少会被隔离十余天。基于前述观点和大量研究,十余天后,空气中残留病毒的概率为零,即便有极少量残存在物体表面,按照国家现有技术规范,入户消毒也完全可以避免简单化、一刀切的做法。

我国《新冠肺炎疫情消毒技术指南(第八版)》中就有关于消毒方法的规定:环境物体表面消毒,可选择含氯消毒剂、二氧化氯、过氧乙酸、单过硫酸氢钾等消毒剂擦拭、喷洒或浸泡消毒;室内空气消毒,可选择过氧乙酸、二氧化氯、过氧化氢等消毒剂喷雾消毒。

依据上述技术指南,在科学和规范的原则下,在入户消毒时选用消毒剂擦拭、喷洒、喷雾还是浸泡消毒?答案有更合理选项:在卫生间、冰箱等病毒容易生存的地方,可以选择喷雾消毒方法;在室内病毒不易生存的其他地方,即便消毒,也可按照环境物体表面的操作规范,可选择“擦拭、喷洒或浸泡消毒”,这里其实是存在多个选择的。

其实就在不久前,对于“社区出现阳性感染者应如何处理”问题,上海市疾控中心副主任吴寰宇也曾在新闻发布会上专门回应,社区出现阳性感染者,应尽快对阳性感染者家庭环境尤其是其曾经接触的地方进行彻底消毒。餐饮具洗干净后可以用餐具消毒柜或煮沸消毒,物体表面可以擦拭消毒,地面可以拖拭消毒,毛巾等织物可以使用化学消毒液浸泡消毒,电子产品等可以使用酒精棉球、湿巾擦拭消毒。如果市民担心消毒液对家具等有腐蚀性,建议可以在消毒半小时后再用清水擦拭,去除残留。

所以,首先要在科学规范的前提下,从消毒方式上消除居民的巨大焦虑,然后是如何改进工作方式,用更人性化的操作方法和沟通手段让居民告别恐慌。

针对前述某省入户消毒的网传视频,当地宣传部门工作人员后续回应称,“网传视频是根据当地防疫政策,对阳性病例和无症状感染者住所进行终末消毒,消杀全程录音录像,按专家指导意见结合消杀要求执行,冰箱内物品按要求处置,事后已为居民补偿食品及消毒礼包。”

但是问题的核心并不在于赔偿,因为居民的巨大恐慌来自于这种毫无必要的大剂量室内喷洒喷雾式消杀对家庭物品的伤害,而更大的恐惧来自于有些地方强行要求住户交钥匙,造成了居民巨大的不安全感,这种不安全感延伸到财产乃至于诸多个人权利和尊严。

毕竟,市民对入户消毒的各种担忧和抗拒还是客观存在的,如何尽可能降低不恰当的入户消毒给住户带来的伤害?关键点是在实际操作中,入户消毒如何做到兼顾科学性、合法性和人性化操作?其实三者并不存在非此即彼的冲突和矛盾,只要真正秉承人民至上、生命至上的理念,完全可以找到两全之策。

首先,如上文所说,消杀的方法是否可以更科学更合理?明明有同样有效的方法,就不要不顾居民家庭财产安全,喷雾剂弥雾机齐上,大搞“药水漫灌”。当然,兼顾性的消杀方法会带来工作量的增加,可能更需要仔细和用心,但这完全可以做到,这样可以大大缓解居民焦虑和财产损失,这不是人民至上理念的直接体现吗?

其次,如果居民不同意交出钥匙,是否可以在消杀人员和病愈回家的患者,或者是患者指定人员做好充分防护后同时在场的情况下,用居民可以接受,又符合室内消杀规定的方法进行入户消毒?

还有就像上海防灾救灾研究所副所长韩新所说: “专业消毒队伍应该要针对室内采用的空气消毒、物体表面消毒进行分类处理,罗列出相对敏感、需要特别注意保护的物品清单,并在入户消毒前和居民充分沟通。”

其实难点还在于入户消毒是在阳性感染者和密接家人回家之前,他们的家里面往往不只是书籍、字画、钢琴、电脑、名贵服装这类贵重物品需要保护,哪怕一个相框,一个玩具熊,一个小手办都可能是被寄托了深厚情感的无价之宝,容不得被药水破坏。所以在操作过程中的事前沟通能否做充分,保护效果能否到位,有没有一些刚性的机制能够予以保障?都不容小视。

深圳市疫情防控公共卫生专家组组长卢洪洲也告诉记者,像古籍、字画,包括床垫等物品,其实都可以不用进行消毒,因为病毒在这些物品上停留的时间不会很长。另外,如臭氧、紫外线灯也可以达到消毒效果,只是要遵守相关使用标准,只能在无人环境使用。

严峻的疫情当前,长期的封控无论给相关城市的居民还是居委会干部、警察、医护等基层工作人员都带来了巨大的冲击和压力,近来转运隔离、入户消毒都是极易引发社会矛盾的工作难点。在这样的艰难时刻,唯有各方齐心合力,在依法抗疫、科学抗疫的前提下,学会换位思考,设身处地为群众着想,及时回应群众关切。因为抗疫的根本目的是为了全体人民生命安全这个长远利益,它和广大居民的短期诉求之间肯定有矛盾,如何化解其中的冲突和矛盾,用尽可能小的代价赢得胜利,并非没有办法,并非没有空间,但要求我们的工作更科学、更细致、更投入。

“人民”并非空泛的概念,就是当下在疫情中承受和奋斗的每一个家庭,只有时时将心比心,才能最终上下同心。

(作者系第一财经评论员)